佛山市武術協會華嶽心意六合八法拳總會
                  2004年卢桂耀在佛山祖庙黄飞鸿博物馆留影
卢桂耀在大会主席台上
卢桂耀在大会主席台上
             卢桂耀在总会成立与参会弟子合影
卢桂耀在总会成立与参会弟子合影

             卢桂耀师傅在总会成立与参会弟子合影

........................................................................................................................................

........................................................................................................................................

 

........................................................................................................................................


华嶽心意六合八法之溯源

   华心意六合八法之溯源

   陈搏 字图南 自号扶摇子 毫州真源人 始四五岁戏涡水岸 侧有青衣妪乳之 自是聪悟日益及长读经 百家之言 一见成诵  悉无遗忘 以诗名 后唐中兴举进士不第 遂不求仕禄 以山水为乐 隐居当武九室岩 服气避谷 移居太华云台观 先师好读易 端拱初 自言死期 呼弟子贾德昇凿石为室 石室成 化形莲花峰张超谷中 蓍有指玄篇 高阳集 钓潭集  三峰寓言 六合八法 二十四气导引法等 延年健身之术 图南之后 李东风居隐山 距鹿邑东南十三里 崎岖起伏 望之裳有云气 李氏隐居於此 精心意六合为希夷门之衣砵 继传关杰 刘韵声 流传燕豫间矣

  宋道人元通 法心意六合 入太华学剑 为中条老姆派 曰法剑以术治成 必得英豪绝俗 正直无私者而传之王得威 咸阳大魏屯人 六合八法 易名水拳 传道人圆融 习元通八法 传川陕间 葉李两姓 不知居址 房山楊景群 以心意六合医病  亦名先天十二势

   清道光 先师陈光弟 河北昌平黄花镇人 释达远之弟子也 心意六合之正宗 喜遨游自慰 幼年经商 客开封 遇李道人静然 习心意神功  相识范固国者 居黄河北岸 黑堽口 范家滩 先生精技击 凡乡里之拳勇蓍称者 无不留之於家款待 嗣见来者技无精深 不足所欲 乃挟资走江湖 期有所遇 行抵关中 结识李蝉道人 携往南阳玄妙观 学心意六合 内外神功 及大乘 小乘 玉川等剑法 凡五载技术大精进得其三昧 陈师兴刘养真至南阳 邂逅李师蝉 纵谈古今 甚相得 乃执贽为弟子 与范氏固国 朝夕相从 凡李之所传 更视为金科玉律

   吴师翼翬先生 东北铁岭籍 寄居北京 年七十七岁 以过去半封建情形之中国论 出身为诗书旧家 性豪任侠 崇师尊道 且天才特具  潜心修养 温文雅尔 和霭可亲 先生精书善画 负济世才 怀绝技  不为人知 亦不求人知 张之江慕先生之高雅 聘为国术馆教务处处长并编教委员会主任 先生晚年又号逸叟 兹将先生习学拳术简史  略陈於后

   吾师於前清光绪廿一年 随父宦游汴梁 任河道事 设行台 寓黑堽口黄河北岸之三教莊 距河五里许 延聘张如燕 笔神先生 家塾课读 昆李三人 佩兄居长 东皋次之 先生时年九龄 从张公习诗书  天生慧颖 十一岁通经史 能诗文 性刚 喜技击剑术 豫鲁燕赵 多慷慨悲歌之士 村乡市镇习武之风 巍然大观 到处林立场所 耳濡目染 益增尚武之心 是与同学友好至铁佛寺 观僧侣习拳棒 薰陶渐染 似有所得 惜于清末重文学 轻武功 即教育文弱 以训墨守陈规 亦復如斯 盖明清以来 未克有移风易俗者 是以吾师之先公雅不喜武道 亦不知武术为何物也 吾师习练拳术 实乏此机会 而有志未逮

   光绪廿二年冬吾师先公华诞 同寅诸好友来贺有范老固国者亦至范为前清廪生也 忠厚诚扑 精技击 善星相数理 先公与之莫逆款之至殷 饭后茶余 谈及拳术 范老对於南北拳术理论 颇能道其三昧 言中肯棨 精详至微 先公许为理正辞严 然仍未允吾师学习此道也 豈非固执而守積俗 至此亦难释其成见之深 吾师虽年在弱冠  而好武之志坚定 期必有志竟成 但心性急不能待 吾师遂与范老固国不介自荐愿贽之为弟子 范老笑答少安勿燥 云拳一道 以养涵性情 健卫身心为上 切勿草草 俟遇机缘当为物色人选为之谋 范老谦不肯收又云不投名师枉学艺也 自此之后杳无消息

   吾师先公河工事毕 即返省垣 卜居老官街 方拟接篆理事厅任事有陈君介绍阎师国兴 自光山县来 并携胡凤翔 陈福成 张吉顺 韩玉春 皆燕赵拳术巨手 济济群英 会聚一堂 吾师先公参观各家名拳 及刀剑枪棍 精彩超群 自此始悉古代讲武 确有其事也 吾师练习拳术之机会 亦由此而生 阎师对于拳术理论 滔滔不绝 详述其攻守健卫之功能 至微至妙 及刚柔并用之法 阴阳互应之机  因是乃得先公赞许学艺 遂于光绪廿二年冬季 开始练习拳术 韋驮功 三盘十二势 六合八法 及剑术刀枪棍法等 长短器械 靡不练习 吾师先公此际  方知文事必有武备 所谓文经武纬 为国干城 不负男儿壮志矣 光绪廿四年 范老固国 携友陈光第先生 自黄河北岸 范家滩 来省垣 谒访吾师先公 叙谈离愫 知阎师方授吾师技 初未便与阎师谈拳学 亦因拳术家之门户派别 成见甚深 是以不欲多所论列 迨见吾师拳术精熟 出入有节 进退得法 窈窈冥冥 超卓绝伦 称赞不已 遂请阎师谈 甚相得 讵为华岳希夷门心意法之弟子也 益增欣幸 殊途同宗 各臻妙境 从此陈师寄寓开封 与阎师分时教授 承两老谆谆教诲 冀吾师集於大成 阎师因公出差潢川 乃由陈师竭诚相教 吾师朝夕砥磨 细心研究  颇多进益  渐能应变知方 趋神入化 光绪廿七年秋 吾师随同太君及两兄返京都 照阎陈二老之衣砵 会萃精研 动静卒然明厅正 知虚实 得生生不巳之妙 昔当清末之际 世界风云日亟 内忧外患多事之秋 吾师尝云宁为武愚 莫为文弱也 於光绪三十一年 由北京愿学堂 考入保定北洋武备学堂 课余之暇 不忘锻练拳术 每逢星期休假 性喜独往散步郊外 保之城乡有下闸观音庵 清静幽僻 恒往练习武功 以此僻静幽闲之区 期有所遇 以偿素愿 时值春夏之交 绿树阴浓 天朗气清 见二叟危坐石边 举手着棋 意极潇洒 隐逸之士也每遇必寒温 惟言不多谈 内有一年长者 须发苍白 精神矍铄 睹吾师勤苦锻练 不厌不倦 深嘉许之 久而询其姓名籍贯 谈及拳理 颇多精深之学 所谓经典以外传授之法 心法玄妙也 甚感其奇 问其姓字 潘致和先师之弟子陈鹤侣也 陈师为心意八法之翘楚 隐居保阳 不期而遇 陈师以吾师苦其心志 所学尚未能尽其善 因系嫡传 一系同门 愿完成其志 使所学得以健全 吾师遂贽之为弟子礼 复从之教 经两载 术益进 更非乎凡可能为 亦不偶然也 先生寄居京师多年 凡都门名家拳术 往来甚殷 向无偏无倚 分门宗派别 最重武德 以跻大同耳

自道咸间 燕赵鲁豫 拳师镳客 及相卒而宗 虽其间变迁互异 然各地巨手名家 参合融化同出一宗 各具高妙 不可以刚柔快慢而判定是在也夫拳勇之为术 万汇分流 皆朝宗於大海 其理皆一 神而明之 超手寰中得其象外也 内养心性 外修体形 八法为先天之学 主於诚 至理之学 诚则明 所谓心正而意诚 意诚可以通神明 习之有却病健身之功 返老还童之效 谨以六合八法之根源 略述大概 而贡后学者之参考


2
下一页